爱车网 - 中国第一汽车口碑评论爱车分享平台
加入收藏 设爱车网为主页
 

中国式汽车重组困境

2016-6-26 编辑:admin 来源:爱车网 阅读次数:
  导读: 江西省景德镇市铁炉村,数台挖掘机正忙着将一座小土坡推平,旁边的道路上竖着一个指示牌:北汽安置地工程,车辆慢行。 这一幕似曾相识。2009年重组昌河汽车的次年,中国长安汽车集团(下称“中国长安”)也曾与景德镇市签署一份战略合作框架协议,规划在当地新建...

江西省景德镇市铁炉村,数台挖掘机正忙着将一座小土坡推平,旁边的道路上竖着一个指示牌:北汽安置地工程,车辆慢行。

这一幕似曾相识。2009年重组昌河汽车的次年,中国长安汽车集团(下称“中国长安”)也曾与景德镇市签署一份战略合作框架协议,规划在当地新建一个基地,年产整车50万辆、发动机30万台。但基地未建,一次火药味十足的停工事件后,中国长安彻底失去对昌河汽车的控制权。

而当年“火山口”上的原昌河汽车总经理李黎,现在则在中国长安旗下一家零部件公司任职,悄无声息。

2013年12月,昌河汽车转投北汽集团怀抱,宣告中国长安重组昌河失败。约2年的重组整合过程中,中国长安与昌河汽车不断曝出多重矛盾,中国汽车业兼并重组的独特性以及复杂的利益博弈,在长安昌河重组案例上一览无遗。

另一方面,2009年一同并入中国长安的哈飞汽车则在连续亏损中挣扎。今年2月哈飞汽车总经理刘正均告知职工代表:2014年将继续减员1200人。“在诸多困难和问题交织的情况下,哈飞汽车已经走到了生死存亡的十字路口。”刘正均振聋发聩地说。

中国长安哈飞的重组正面临最严峻的考验。中国长安总裁邹文超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直言不讳地说:“汽车公司重组的文化融合非常困难,如果夹杂着地方政府的因素,则是难上加难。”

“长安也想做好(昌河哈飞),做不好的原因,根源在于重组没有完全遵守市场法则,是政府主导的结果。”昌河汽车一位去年离职的高管表示,在汽车行业重组并购的大背景下,长安重组事件背后折射的国企重组的普遍性难题,值得政研究和反思。

哈飞减员止血

“心情十分沉重。我不反对裁员,最大的问题是看不到希望,前途很茫然。”3月31日,哈飞汽车总部的一间阴冷的会议室里,18年工龄的一线工人金明(化名)说。

今年2月,哈飞汽车召开二届四次职代会,约400名职工代表和中层以上干部参加。刘正均在会上做出主题为“团结一致,深化改革,攻坚克难,勇挑重担,为哈飞汽车走出困境、实现振兴和发展奋力拼搏》的工作报告。

在这份报告中,刘正均介绍了哈飞汽车当前的经营现状:2013年哈飞汽车全年生产整车10.45万辆,营业收入34.67亿元,实现年初设定的控亏目标,同比减亏1.1亿元(亏损6.5亿元)。2014年,哈飞汽车的目标是产销汽车11.7万辆,同比减亏2000万元。

刘正均指出,哈飞汽车多年巨额亏损,负债居高不下;管辅人员多,负担沉重;产品销售利润极低;现金流时断时续,自身融资能力完全丧失;“在诸多困难和问题交织的情况下,哈飞汽车已经走到了生死存亡的十字路口。面对严峻的形势,不改革就没有出路”。

作为改革的一个环节,刘正均提出2014年再度减员1200人。由于事先并未内部通报,减员方案公布时遭到了大多数职工代表的强烈反对,其中涉及干部的降薪内退方案也被否决。但此后刘正均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减员计划不会改变,“改革必须坚决实施”。

《哈飞汽车2014年减员议案》显示,具体减员方式为“按照职能部门减员20%、销售公司减员30%、五个厂减员12%确定上半年各单位减员比例。对博通公司(哈尔滨博通汽车部件制造有限公司,哈飞汽车指定配套供应商)整体下达减员指标20%,由博通公司细化分解。对质量部按检验工总量的12%加上其他工人和职员干部的20%之和计算总减员指标。”

“现在的问题是人员和销量不匹配,企业产销下滑,有很大的压力。”哈飞汽车人力资源部一位人士表示,2014年减员目标不变,将通过双方协商方式接触劳动合同。

减员是哈飞汽车“止血”的手段之一,其他还包括强化集中工作、关停生产线和办公间、减少员工通勤费等。

上述人力资源部人士介绍,减员1200人预计可降低2000万元的人力成本。2010年,哈飞汽车人力成本是“3亿多一点”,2013年2.7亿元;2014年计划继续下降15%。两轮减员之后,哈飞汽车员工总数将由6000多人降至3700~3800人,累计减少近4成。

三取三予

2009年底,在中央部委推动下,中航工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航工业”)以其持有的昌河汽车、哈飞汽车、东安动力、昌河铃木、东安三菱的股权,划拨兵装集团旗下的中国长安;兵装集团将旗下中国长安23%的股权划拨中航工业。

重组之初,中国长安制定了雄心勃勃的计划,包括打造“销量百万级”的哈飞品牌和昌河品牌等。但现实却并不乐观,中国长安入主后,昌河汽车和哈飞汽车境况并未出现根本性好转,并因生产资质、基地等项目内部抽调,引发昌河汽车反弹。2012年的一次停工事件后,中国长安失去对昌河汽车的控制权。

另一方面,哈飞汽车的困境仍在延续。根据长安汽车财报,截至2012年底哈飞汽车的资产总额为30.23亿元,净资产为-46.11亿元;2012年度,哈飞汽车实现销售收入26.8亿元,净利润为-7.6亿元。2013年,哈飞汽车继续亏损6.5亿元。

中国长安入主哈飞汽车,其主要战略举动可归纳为“三取三予”。“三取”是拿走了哈飞汽车与标致雪铁龙集团接近尾声的合资项目、深圳生产基地和赛豹电动车项目;“三予”是后者提供资金补充运营资金、偿还银行贷款,将长安微车产品技术输送给哈飞汽车,使后者为长安汽车代工生产悦翔轿车。

“从长安的角度出发,昌河哈飞是长安的全资子公司,出于对母公司利益最大化的考虑,资源怎么调配都可以。但昌河哈飞的人不会这么想。”一位分析人士说。

哈飞品牌汽车急剧下滑,加剧了哈飞汽车员工对股东中国长安的质疑。公开数据显示,哈飞汽车2009~2013年销量(不含出口)为22.05万辆、18.44万辆、7.19万辆、5.76万辆和2.14万辆。

“长安对哈飞的规划是什么,发展哈飞品牌,还是长安的代工厂?”,“哈飞本来有很多优良资产,可以为自身输血。”这种观点在贴吧里得到多名哈飞汽车员工认同。

中国长安对哈飞汽车的人事安排也因销量下滑备受质疑,2011年,原长安汽车大区销售经理李志接任哈飞汽车销售总公司总经理。“区域经理升上来的老总,是否具备对全国市场的把控、品牌策划和团队的管理能力?”哈飞汽车一位人士说。

2012年,哈飞汽车开始为长安代工生产悦翔轿车,以填补生产能力的放空。但对于企业而言,仅依靠代工却无法走出困境。未经证实的消息称,哈飞汽车代工长安悦翔的收入是每台车1800元。以2013年7.75万辆计算,代工总收入为1.39亿元,对于总人数5000人的公司仍是车水杯薪。

中国式重组困境

作为一项综合性的工程,兼并重组涉及到企业发展历史、文化背景、管理模式、人力资源、业务体系等方方面面,这些因素构成了企业兼并重组能否成功的关键因素。回溯上世纪90年代至今全球范围内的汽车公司重组,也是失败案例居多。中国汽车公司重组的困难还包括计划经济转轨市场经济的企业遗留问题、政府主导而非市场化的决策等。

昌河汽车一位离职的高管总结重组失败的原因有五大原因,分别为政府主导、业务重叠、人事安排、文化冲突和政企关系。

在他看来,“政府拉郎配”是重组失败的首要因素,“长安汽车本来就是微车企业,和昌河哈飞没有业务互补性,搞微车‘三箭齐发’,根本就不符合市场规律。”

值得一提的是,中国长安虽为长安汽车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长安汽车”,000625.SZ)母公司,但其身份更多为管理机构,并不掌握充分财权。而根据中国上市公司规定,长安汽车从股市募集的资金不能随意输送昌河和哈飞汽车。这是中国长安重组昌河哈飞的“先天性不足”。

而在战略上,中国长安此前数年的重点是优先发展长安轿车,甚至有意压制长安微车等板块的投入,以集中资源发展自主轿车业务,此时更难在资金与产品技术上兼顾昌河汽车。

“这就好像你有两个孩子,自己养起来都费劲。后来又把别人的孩子送给你养,你手里的两碗饭是先顾着自己的孩子,还是平分?”上述昌河汽车离职的高管认为,汽车产业是重资产行业,“长安不具备能力一下子兼并两个企业,不能持续的技术产品、资金和管理输出”。

中国长安派驻人员全面接管昌河汽车,在管理上被业内评价为“沸水煮青蛙”。2010年1月,中国长安宣布多项人事任命,邹文超、李黎、周江振、柴伟全面接管昌河汽车管理、财务与销售,昌河汽车原高管程冬久、童政荣、朱建等一批高管被边缘化。

“长安集团进来后昌河汽车整个中高层不爽,在中航的时候虽然亏损,但管理层过的很爽。李黎(昌河汽车原总经理,中国长安派驻人员)上来后收紧了紧箍咒,钱抓得很紧。”接近昌河汽车的一位人士表示。

李黎收紧“财权”符合中国长安和昌河汽车发展需要,但却令昌河汽车原中高层颇多怨言。上述接近昌河汽车人士称,李黎担任昌河汽车总经理期间,手里积压了1000多个没有批复的费用和项目“单子”,导致中国长安派驻人员与昌河汽车原管理层矛盾进一步加深。“理论上大刀阔斧的改革是正确的,但现实里国有企业有那么多问题,每个企业有自己的利益群体,动了别人的奶酪,谁都会反抗。”

与地方政府关系处理欠佳,令中国长安对昌河汽车的控制权进一步动摇。接近景德镇市政府的人士透露,中国长安2010年与景德镇市签署一份战略合作框架协议,规划在当地新建年产整车50万辆、发动机30万台的生产基地。为表明诚意,景德镇市政府在一个月内完成对当地一家瓷器厂的拆迁,但中国长安最终将新基地放在安徽合肥,这令双方关系出现嫌隙。

赛迪经智投资战略咨询中心总经理吴辉指出,地方政府和央企之间的利益冲突还体现在行政利益错位上。虽然昌河汽车高管的工资由企业发,但其仕途却掌握在地方政府手里。由于昌河汽车的高管服从于地方利益,所以尽管长安汽车控股了昌河汽车,却未能实现对昌河汽车的管理。

2011年12月,经过1年的努力,李黎宣称昌河汽车接近扭亏为盈,计划次年实现盈利。而就在1个月之后,中国长安计划转移昌河铃木生产资质引发工人停工。此后中国长安发表“七个承诺”,管理人员退出昌河汽车。2012年7月江西省省长在一次会议上表示“江西将支持鼓励昌河汽车等企业兼并重组”。2013年底,北汽集团宣布重组昌河汽车,中国长安对昌河汽车4年的重组正式宣告失败。

文章出自:爱车网www.ai-che.com.cn,尊重版权是美德,转载请保留原地址,感谢合作!

下一篇:没有了!
 
 
吉ICP备11002400号-12 服务QQ:175529508 e-mail:zk8312@163.com
    本站部分资源来自网友上传,如果无意之中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本站,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
Copyright @ 2012-2015 爱车网 保留所有权利